父亲,你摧毁了我对爱的信任

时间:2014年02月16日信息来源:大河报 点击: 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倾诉人:红旭  女

她说自己被母亲定为不爱男人的女人,但她并非同性恋。她被允许去看医生,吃抗抑郁的药,但渴望的爱却依然遥不可及。随着沟通的深入,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影响无比清晰且残酷地显现出来。

我被妈妈像商品一样推销出去了

我结婚了,没孩子,虽然我特别想有个孩子,但婚姻的现状让我无法放心地孕育,甚至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。而且,我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允许,近一年来,我处在几乎崩溃的状态,食欲不振,身体极度消瘦。

结婚前,和丈夫只见过三次面,比闪婚还闪婚吧。因为我妈太着急了,我都二十七八了,连个恋爱都没谈过,在我们的小城是多么令人不解的事。所以,我妈看上这个人时,就迅速把我嫁了,好像怕积在手里的商品过期了一样,我妈说“这人挺老实的,结婚后不会欺负你”,加上媒人又是自家亲戚,我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。作为一个商品迅速被老妈给推销出去了,对于丈夫,我一点都不爱,即使他说他非常爱我。

他老实,的确不欺负我,但也不会保护我。结婚后,我们很多的争吵集中于这个方面。他应该是很爱我的,对我也很好,允许我做任何事,但每当我被人欺负时,他永远都只是一个旁观者。有一天,我们一起出门,一辆电动车冲过来,当时就把我挂倒了,我坐在地上,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我心里特别期望他能做点什么,可他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站在那里。肇事者都要走了,他还没反应。那一幕让我特别难过。

平日里,生活中的一切事情都需要我出面解决,结婚和没结婚有什么两样?

父亲给我的最好印象是那件蕾丝的裙子

我上小学时,我爸妈开始闹离婚。对于父亲,我唯一的美好印象是那件漂亮的蕾丝裙,是他出差买给我的,我穿着它走过教室,全班同学都在看我,我能感觉脸在发烧,但心里美极了。下课后,几乎全校的女生都围过来看我的裙子,那是在小城买不到的,右胸有一朵漂亮的花,蕾丝的袖子有白色的小星星,腰间有一条漂亮的带子。对于七岁的我来说,那是我最美丽的时刻,也是父亲最爱我的时候。自此之后,他开始打骂我妈,要求离婚。我记得我妈被他追着打,满院都是血,妈像疯了一样哭叫。最终,他们还是离婚了,我跟我妈,弟弟跟我爸,同时被划走的还有所有的田地。

我至今也不明白我爸妈之间到底有怎样的深仇大恨,可以让一个男人那么凶狠地打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。我妈至今都怕提到他。我不能说我想我爸,只能说他坏。我知道,我对父亲是矛盾的,我渴望他的爱,但我又无法原谅,甚至依然在恨里。

我该如何原谅这样的父亲

他后来的妻子是不容我弟弟的,但凡有矛盾,我弟一定会挨打,有一天夜里,弟弟已经睡了,不知他的后妈对我爸说了什么,我爸把弟弟从被窝里揪出来,左右开弓两个耳光,弟弟的脸当时就肿了。然后,他又给我妈打电话,要求把我弟退还回来,他不要了。我妈吓得哆嗦,还在读初中的我表示会保护妈妈,拿了把菜刀背在身后,和我爸谈判:“如果你非要把我弟送回来,把地也还给我们。”他不吱声了,因为靠着这些田地,他开发房产,怎么可能退还。

弟弟脸上流着血,我却不能帮他,还要把他推回那个充满暴力与蔑视的家,因为我们养不起。那种痛,谁人可理解?

当我终于成人,在面临毕业时,我爸在一个亲戚的要求下又见我一面,他打量着我,那眼神让我很不舒服。那种感觉我们既不像父女,连久别重逢的朋友都算不上,他的打量让我觉得我像件商品,他说:“以你这长相,找什么工作不容易啊,随便一个工作就可以让你过很好的生活。”那时,19岁的我还不能完全理解这句话,但我很不舒服。后来,我妈听说我爸的行为后说:“你不要去做不该做的事。”我好像明白了。

这就是我的父亲,一个在我们当地已经成为富商却从来不会关心一下前妻与女儿的人,一个宁愿让女儿靠容貌换取一些什么的人,你叫我如何敬重他?又让我如何爱上别的男人?

因为有这样的父亲,我特别渴望被保护,渴望不再被欺负。我渴望能痛痛快快地过日子,想笑就笑,想哭就哭,可现在除了委屈与无助,我在婚姻里找不到这种感觉,我还要继续下去吗?我也知道这不都是他的错,他愿意在见面三次的情况下就跟我结婚,至少表明他愿意跟我生活,可我却无法爱上他,包括其他的任何男人。

记者手记

她长得很漂亮,却瘦得让人心疼。坐在那儿等我时,一双大眼睛不停地四处转,我差点以为她是盲人,因为她的黑眼珠没有一点光泽。可当她说起父亲当年买给她的那件裙子,眼神一下子就亮了。

还是那句话,作为父母,如果你不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婚姻,也请给一个健康的离婚。不要残忍地把孩子推到痛苦的沼泽中,听任其自生自灭。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父亲,你摧毁了我对爱的信任] 的评论,总共:条评论

最新美文

推荐美文

热门美文